当前位置:主页 > 曾夫人论坛 >

曾夫人论坛第74期横财富玄机图片

发布时间:2019-10-05   浏览次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开奖结果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记者再走长征路|金沙水拍云崖暖 抚今追昔皎平渡记者再走长征路|金沙水拍云崖暖 抚今追昔皎平渡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香港神童网从内容来看,,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记者再走长征路|金沙水拍云崖暖 抚今追昔皎平渡记者再走长征路|金沙水拍云崖暖 抚今追昔皎平渡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鲁口哨,一个位于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的普通小村庄。1935年4月29日,中央红军在这里发布渡江令,宛如一声长哨响彻云霄,巧渡金沙江的壮丽诗史自此拉开帷幕。

  84年过去了,记者来到鲁口哨村,一座“中央红军‘4·29’渡江令发布遗址”纪念碑雄伟矗立。

  在一面以“中国工农红军”军旗为背景的墙体上,镌刻着落款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1935年4月29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电令原文,字里行间透露出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当年发布电令时的自信果敢和深谋远虑。

  1935年3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主力驰援。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指挥中央红军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各地民团前来防守,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金沙江沿岸一带的防御力量。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时机成熟了。

  电令发布后的第二天,中央红军就星夜兼程抵达寻甸县柯渡镇丹桂村。在那里,、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对抢渡金沙江作了具体部署。

  “居丹桂运筹帷幄,渡金沙用兵如神。”在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的大门上,贴着这样一副对联。随行的寻甸县委党校教师李祥告诉记者,中革军委这次紧急会议决定以总参谋长为渡江先遣队司令员,组成渡江临时指挥部,由干部团担负先遣任务,攻占皎平渡口。

  当晚,前往干部团看望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人,动员他们做好急行军和抢渡金沙江的准备。周恩来则向干部团团长陈赓和政委交待了具体任务。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距离丹桂村160余公里。即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记者乘车前往仍用了4个多小时。可遥想当年,红军先遣队全靠一双“铁脚板”,在山间小路急行军,仅用1天多时间就到达并占领了皎平渡口,其战斗精神令人叹服。

  “金沙江流水响叮当,常胜的红军来渡江。不怕水深河流急,不怕山高路又长……”来到皎平渡红军长征渡江纪念馆,馆内循环播放的这首红军歌曲,重现了当年红军渡江的英勇豪迈情怀。

  禄劝县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舒正恩介绍说:“当年,3万多名红军在37名船工的帮助下,仅靠6艘木船,打破‘金沙自古不夜渡’的旧俗,历时7天7夜,从皎平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天险,成功摆脱数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金沙水拍云崖暖”,站在皎平渡口远眺,波涛汹涌的金沙江犹如一条黄色巨龙,蜿蜒翻滚,雄浑壮阔。如今,红军将士和老船工们虽已离去,但他们在金沙江上一起缔造的渡江奇迹,必将如眼前磅礴的江河般万古流传,被后人永远铭记和敬仰。

  关于第74期横财富玄机图片跟第74期横财富玄机图片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第74期横财富玄机图片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zhuyu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码网| 宝贝小鱼儿| 手机报码网| 横财富超级中特网必中| 香港王中王| 惠泽社群| 蝴蝶心水高手论| 开奖结果| 六合开奖结果| 刘伯温高手论坛| 香港惠泽社群| 香港雷锋报| 开奖记录| 黄大仙小鱼儿论坛| 一肖中特|